原标题:金V头条丨沈建光:汽车零售高增能否延续? 来源: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沈建光

2019年6月,限额以上汽车类零售额同比大幅上升至17.2%,创2011年10月以来新高。

根据统计局发言人的介绍,6月汽车零售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约1.6个百分点,而由此估算,5月汽车拉动社零增长约0.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6月汽车对社零的拉动较5月增加1.4个百分点,因此汽车无疑是推升6月社零增长的最主要原因。

其他数据也显示,6月汽车销售显著回升。其中,乘联会广义乘用车销量同比大幅回升至5.0%,中汽协汽车销量同比也回升至-9.6%。

随着国六标准实施在即,6月终端促销力度非常大,经销商库存大幅去化,叠加基数偏低,导致6月汽车类零售额大幅反弹。7月1日,全国多个省市将实行国六标准,一旦实施,国五排放标准的汽车将停产停售,因此车企不得不促销清理国五库存。通过两个数据可以侧面验证这一现象:一是,乘联会数据显示,6月乘用车零售同比增速从5月的-12.5%大幅回升至4.9%,而批发从-16.6%回升至-7.9%,幅度远小于零售。这是因为6月促销清库主要发生零售端,即经销商—消费者层面,所以其回升幅度更为明显;二是,经销商库存大幅下降,说明6月零售销售的火爆。此外,6月是新能源汽车补贴过渡期的最后时间(6月25日结束),当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也推动了汽车零售的反弹。

然而,汽车生产仍然疲软。2019年以来,除3月异常值外,其他月份汽车产量的增速均在-12%以下。历史上,汽车产量与销量同步性非常好,6月伴随汽车销量的回升,汽车产量(统计局口径)同比增速也从-21.5%小幅回升至-15.2%,但仍处低位。标准切换导致国五汽车产量下滑、前期经销商库存累积严重,车企压产去库存、国六产能相对偏低等因素,均在一定程度抑制了汽车生产。此外,无论是汽车制造业的工业增加值还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未出现明显回升,这意味着汽车行业可能仍未出现实质上的改善。

综上,6月汽车类零售17.2%的高增速主要受国五国六标准切换,车企促销影响,是一次性冲击,不具备可持续性。而且,大规模促销还将透支未来购车需求。根据乘联会高频数据,7月第一周乘用车零售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7%,重回负区间,批发同比也降至-24%,7月汽车销售大概率出现显著回落。

在笔者看来,虽然6月汽车零售高增难以持续、促销透支需求,但是基于低基数、低库存以及政策实施等有利条件,下半年销售下滑的空间不大。但是,汽车消费想要出现实质性的改善,仍需相关刺激政策的继续推行和落实。近期汽车相关的消费刺激政策陆续出台,6月6日发改委等三部门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其中提出“坚决破除乘用车消费障碍,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政策刺激的效果可以期待;5月24日财政部宣布2019年7月1日起“纳税人购买自用应税车辆实际支付给销售者的全部价款不包括增值税税款”,虽力度可能不及购置税减征,但仍将一定程度上降低购车成本。(完)

(转载原创请注明出处。如需长期转载请后台留言,注明申请加入白名单,并留下微信公众号等相关信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